威尼斯官方网站 集团概况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组诗】行走在煤和阳光之间 作者:张友山
 时间:2013年10月30日15:1:28 来源:威尼斯官网网 编辑:余斐 点击:
 

行走在煤和阳光之间
 
行走在煤和阳光之间
我羞于做一个手不沾煤的人
夜夜梦醒时冷汗涔涔
我诚恳地请求那些矿工兄弟们
接纳一个曾经和煤亲密接触的灵魂
 
行走在煤和阳光之间
我羞于与喝煤的血的人为伍
看见那些利欲熏心的刀子
在煤体上切割着他们的欲望
我常常疼得要痛哭失声
 
煤雕塑了我倔犟的骨骼
阳光合成了我执著的形神
行走在煤和阳光之间
这是我一生必须趟过的命运




与一块长着树叶的煤擦肩而过
 
一生都在路上奔跑
却始终也跑不过
多舛的命运
梦想在年轻的时候
像鹰一样飞得很高
生存却选择了
向下俯冲
直至跌入天空对面的现实
 
现实的高度比大地更低
1986年的冬天
在直不起腰的掌子面
一块十三槽的块煤
不经意地硌开了我的膝盖
因为血流不止
我意外地发现
那快被染红的煤
有着细碎的树叶痕迹
 
就像因为贫寒而错过美丽的爱情
伤痛让我与那块长着树叶的煤 
擦肩而过
之后的二十年里
我一直疯狂地寻找
一块长着几千万年前树叶的煤
所有的人却都告诉我
那些只是一个幻像
一段留在命运里美丽的往事 




谢三矿
 
十八岁的梦想辽阔无边
在哪里落脚
都是辽阔的草原
 
羊有跪乳之恩
那个我游牧过青春的地方
我一生都会记着
一个和初恋一起拥抱我的煤矿
她的名字就叫谢三
 
在井下巷道里推着矿车
看着前面工友一扭一扭的屁股
慢慢地行进在1984年的夏天
梦想刚从高中毕业里起飞
就跌得灰头土脸
我用力气去养活自己稚嫩的尊严
我用纯朴邂逅一场轰轰烈烈的初恋
我用压肿的肩担起父母的负担
我用自己挖出的煤
洗尽灵魂的铅华
以及头顶那一片蓝蓝的天
 
那里给了我一生的辽阔
多少年以后
我还能感受到
十八岁的梦想辽阔无边
 



自省
 
我一直知道
自己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
我1984年就读的淮南十中
五百个学生里没有一个大学生
我难过而有些屈辱
但我什么也不能说
就像任何时候我都不能
抱怨自己的父母一样
我认命
在年轻的时候我曾经不认过
当第四十五个春天盛开在我的眼角
我温暖地包融了
生命中的一切
 
我一直努力地自省
努力地让自己有一点文化
在一些有格子的稿纸堆里
开一点自己的菜园子
种上自己乱码的字
 
静下来的时候
就去读一点古籍
在圣人的教诲里
我仿佛重新回到
童年温暖的阳光里
 



父亲在家时
 
酒至微醺的夜晚
萨克斯曲《父亲在家时》
在空气中慢慢地弥漫
呼吸着这似有似无的伤痛
我喜欢在这湿润的音符里
回想父亲在家时的情景
 
父亲在家时
童年的我们喜欢忽略他的存在
放肆地撒欢
无忧无虑地
梦着自己的梦想
像野马一样自由自在地生长
 
父亲七十八岁那年的腊月
我牵着时光的鼻子
翘首等待春天快点发芽
我固执地认为只要春天来了
父亲就会和我一起从医院回家
那时我再也不会忽略他的存在
我要握着他的手
安静地和他聊聊以前的往事
 
奔波劳碌的人生
冷却了犁铧下刺耳的响声
父亲离家已经多年了
我喜欢这样在这淡淡的悲伤里
安放一颗真诚而宁静的灵魂
 



翻开春天
 
翻开春天的扉页
小草们已经在阳光下
懒洋洋地
躺成了一片
 
翻开春天的第一页
一首唐诗
经典地叹息着
桃花依旧笑东风
 
翻开春天的第二页
春江的水暖了
人们争论着春江的水暖
是鸭先知
还是鹅先知
 
翻开春天的第三页
一直翻到春天的版记
翻了四十五年的书
纸面有些黄
越翻越有了一些
人生的沧桑
 



邂逅一段曾经美丽的爱情
 
一段美丽的爱情
刚刚萌芽时
我们都还那样年轻
1986年夏天的热
成为一段记忆的索引
我们探讨了牵牛花和葫芦的种子
前者代表了爱情的缠绵
后者代表了人生的福禄
 
年轻的我们那样的局促
1986年夏天的热
让我们忘记怎样去兑现自己的追求
多少年后再次
邂逅那段美丽的爱情
我们用一把木质的吉它
弹响一段悲伤的往事
已经钙化的心结
柔软地散成一条棉线
交给风筝飞在天空
 



和我的矿工兄弟握手

经过潘一东的广场
看到我的兄弟
扛着一箱锚固剂
挟着几根钢钎
迈着气喘吁吁的步履
 
七月正午的阳光
水银泻地般
倾倒在潘一东的广场
我气喘吁吁的兄弟
让我想起1988年
我背负一袋水泥
经过谢一广场时
在阳光下弯着腰的青春
 
天空的蓝没有一丝杂质
像我的兄弟纯朴的微笑
那几乎是我的每一个矿工兄弟
天然质朴的象征
经过潘一东的广场
接过兄弟臂弯里
快要掉下来的钢钎
抬着那箱锚固剂
穿过七月的热浪
我觉得我们的手
正紧紧地握在一起
 



过了淮河往北
 
过了淮河往北
淮河大桥上凌乱的车队
一猛劲地往北跑
还没反应过来
一缕乡愁
便穿过这水上的陆地
在淮河以北
落地生根
 
过了淮河往北
广袤的田野正抽着稻穗
瓦蓝瓦蓝的天空
以及夏夜里彻夜的蛙鸣
常常扰乱我的心绪
一楞神我就有些恍惚
就会想起我在淮河以南的母亲




打开车窗就是一段美丽的相遇
 
车过淮河渡口
蜗牛一样的轮渡
头顶残阳
从北岸流到南岸
 
一个淮河一样纯朴的少女
对着我们的车窗
梳理她的长发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在淮河的轮渡上
闪动着一道美丽的风景
 
浮萍一样的梦境
似曾相识
在那一刻
打开了车窗
也许就是二十年前
一段美丽的相遇 



观一幅婺源县徽式建筑风景照片有感
 
踩着青石板的足迹
左一步是悲
右一步是喜
繁华沉寂
如烟一般的细雨
还原初次美丽的偶遇
 
梦里的徽风
似曾相识的旧景
一切都还在伞下勿行
而我却已经回到
曾经预言的宿命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威尼斯官方网站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威尼斯官方网站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威尼斯官方网站信息分公司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威尼斯官网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