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 集团概况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三章】度一个清欢人生 作者:顾正龙
 时间:2014年10月14日15:59:25 来源:威尼斯官网网 编辑:胡娜 点击:
 

度一个清欢人生

    台湾作家林清玄写过一篇散文《清欢》,他说“清欢”就是“清淡的欢愉”,这种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的一种热爱。他回忆起学生时代,到圆通寺的山下找朋友,然后与朋友沿着上山的石阶,慢慢地走。石阶两旁,杂乱地长着朱槿花,他们顺手拈下一朵熟透的朱槿花,吸着花朵底部的花露,其甜如蜜,遂感到无比的欢愉。

    生活中,世事纷繁扰人,偶尔停下脚步来,低头捡拾路旁的欢喜,便是尘世的清欢。

    周末,安静地行走在乡村小道上,两只手分别牵着妻子和女儿,明媚的光线慷慨地照射在身上,就觉得温暖顺着血脉在绵绵不绝地流动。调皮的女儿不时用手指向天边的云彩、路边的绿树和道旁的红花,我静静地抬头看看云,低头望望那一抹抹蓬勃的生命,突然发现竟然好久没有仔细欣赏那美妙的大自然了。一个声音在心底泛起:是真的忙到没有抬头看天的时间了吗?肯定不是。我只是很久没有好好清理过自己的心灵,我没有帮它清除杂草,我没有帮它规整烦恼,我甚至没有帮它分清主次,因为我任由它被焦灼、压力、愤懑充满,失去了原来优雅的心情。 

    静夜,独对一灯如豆,安静地翻卷读书,每一次走进去,都会感到灵魂在某个深处呼唤,文字的因子在心底浮起,汩汩滔滔,静水流深。徜徉于书海的世外桃园,和书中的人物对视、说话、交流思想。与文字倾心交谈。这也是清欢了。

    整个烈日炎炎的夏日,我在夕阳西斜的六点钟关上电脑,扭扭脖子,伸个懒腰,换上备好的运动鞋,将自己融进摩肩接踵的下班大军里。一路行人时而拥挤,时而稀少,路两旁的大树慷慨地投下绿荫,向着前方无限地延伸,树影与碎光交织。一阵风迎面吹来,树影一阵婆娑。从热闹的市区渐渐移向位于西北部的县城,夕阳拉长了身影。好在回去也无事做,便索性任由脚步变得闲散。入夏以来,这样的“散步”一直持续。

    好吧,学着度一个清欢人生,为一朵云的变化多姿惊喜,为一朵花的绚烂绽放开心,为一棵草的蓬勃生长赞叹,为一个梦想的持续坚持加油,时不时地聆听着风,期许着雨……

母爱不打折

    傍晚下班回家,离得老远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楼前的台阶上,透过楼梯间照射下来的隐隐灯光,我看清了那是母亲。

    原来,母亲在下午上街买馒头时,不小心把钥匙丢了,打不开自家的门,好心的邻居喊她到家里等。因为怕给别人添麻烦,母亲便一个人在外面坐了近两个小时。屁股底下垫着的报纸格外显眼,被深秋的冷风一吹,就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母亲老了,总是遗忘。晾晒的衣物忘了在下雨前收回,做饭时常常放两回盐,坐车时又总是坐反了方向……有人说,这是老年痴呆的前兆,的确,现在的母亲记忆力大不如以前,以致于我专门做了几个小牌子,悄悄塞进她的口袋里,上面写清了家庭住址、联系电话等信息,害怕她哪一天在拥挤的人潮中走失。

    可是,母亲却始终不曾忘记她的几个孩子,常常在周末或者节假日里,在接到我们即将回家的消息后,提前在村口那里张望着。儿女们都大了,如鸟儿一般飞远,母亲便被冷落在遥远的老家,当因为一个理由聚到一块儿,母亲的眼里充满了柔情。母亲开始找一个又一个理由喊自己的孩子多回家看看,一见到我们带着孩子回来,母亲的眼睛仿佛明亮了许多。择菜、洗菜、配菜,厨房又一次成为她的战场。围裙是她的道具,锅碗瓢盆在母亲的摆弄下唱着欢快的乐曲,那么熟悉而富有浓浓的亲情。厨房不大,母亲在她忙碌了大半辈子的战场上噼啪作响,把一如既往的关爱颠得上下翻飞,把日子炒得香滋辣味——这与一个人的记性完全无关,母亲烧出来的菜还是那个味道。就像几个孩子小时候淘气地说母亲的指缝间和身上都带着葱花或辣椒味,那是家的味道。

    常常在我们吃饱后,母亲把锅里所剩无几的米粒用铲子铲起,用盘子盛放起来放进冰箱,说是等到第二天早上添一瓢水,再加一把火,熬成稀汤汤的米粥,可好吃了。任凭我们怎么劝,母亲不改初衷,延续着她节俭的习惯。

    母亲有时会将几个邻居家的孩子喊错,但自己的那几个孩子的名字一定深深镌刻在她记忆深处,因为她一张口就能毫不犹豫地喊出来;常常在我们离去时,我不忘回头看夕阳里的母亲,满头银丝下的那张脸充满渴盼。我看到母亲佝偻着身子,挥动着略显弯曲的手,那是在和儿女们告别,在和岁月交代自己又一次实现了心愿,见到了自己的孩子。

秋来板栗香

    周末一家人出去逛街,一股股糖炒板栗的香气扑面而来。摊子不大,老板娘正笑容可掬地招呼着:糖炒板栗,香甜可口呦!那老板正在一旁用力地翻炒着板栗呢。

    孩提时在农村生活,就喜欢吃板栗。但那种板栗很小,只是比麻雀蛋稍微大一点,我们当地称之为“毛栗”。毛栗大多是附近山上野生的,被勤劳的乡亲摘下来淘洗干净后,用自家的铁锅放入沙子翻炒,香气经久不散。上世纪70年代生的乡下孩子没多少可口的零食,那秋天成熟的毛栗自然颇为吸引眼球。到了周末放学,三五成群的小伙伴们相约着一起去采摘,离得老远发现一两丛就欢呼雀跃起来,继而蹦蹦跳跳地奔向目标,有性子急的小伙伴一不小心手被小刺刺出了血,放在嘴里吮吸一下就算是“消毒”了。采摘完后,大家商量着,如果在其中的一家用锅来炒,就另外再给那一家留下些,谓之“用锅费”;若是各自带回去,就先将所有的毛栗堆放在一起,然后平均分配。孩子的心性比较容易满足,那种收获的喜悦自始至终洋溢在脸上。

    清代人郭兰皋在《晒书堂笔录》中说:“及来京师,见市肆门外置柴锅,一人向火,一人高坐机子上,操长炳铁勺频搅之,令匀偏。”这里提到的就是“板栗”。

    妻子喜吃板栗,也特别会炒板栗,用妻子的话说,糖炒板栗的要诀是八个字:“和以濡糖,藉以粗砂”,这样才能达到“中实充满,壳极柔脆,手微剥之,壳肉易离而皮膜不粘”的理想效果。

    钟爱可以相互影响,即便入冬了,妻子每每还会去买些生板栗回家,将大粒的沙子淘洗干净,倒入铁锅,炒干后加入饴糖,炒拌成黑色沙粒滚烫时,倒入板栗,不停地翻炒,使板栗能均匀受热至熟。待板栗显现红润的光泽且有“叭叭”的响声时就表明熟了,用大眼的筛子筛出沙粒,圆润、馨香的板栗就可以吃了。

    板栗果肉含糖量高、香甜可口,做干果零食或是做菜肴佐餐都很相宜,一次吃不完可以将之放在网兜里挂在背阴通风处,这样的板栗即使隔上一段时间后仍然香甜。进入深秋,大街小巷中处处可见飘香的板栗,充盈着幸福的味道。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威尼斯官方网站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威尼斯官方网站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威尼斯官方网站信息分公司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威尼斯官网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