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 集团概况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小说三题】出师 作者:陈大凤
 时间:2014年11月05日11:11:44 来源:威尼斯官网网 编辑:胡娜 点击:
 

出师

    “老杨,送个徒弟给你带。”班前会刚开完,队长高大矿就把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推到了老杨跟前。腰板一把细,眼睛还近视,能在井巷队干活?老杨心里的不满,很快便表现在脸上。“带不好,扣你钱、挤你蛋!”队长没搭理他,扔下一句狠话就走了。

    老杨在家排行老六,父亲没文化,就给他起名叫杨六郎,虽然叫起来觉得不大雅,但一听也是实实在在的杨家将后代,老杨非常为自己的名字自豪。他现在是开拓6队的打眼工,今年50岁,从20岁上班就一直在开拓队趴着没挪窝。

    老杨脸黑,劲大,一天两包烟、一斤酒,有时候还喜欢斗个地主来点彩头什么的。可这丝毫不影响他在工友们中的形象,他打眼、放炮、架棚、钉道样样精通,井下好像就没有能难倒他的活。关键是他关心身边的伙计们,谁家有难心的事,他都要出头,甚至出钱出力。工作中他还处处照顾大伙的安全,这都是大伙最佩服的,都把他当主心骨。

    按说班里伙计们都喜欢的人物,在队里当个班长、或者跟班副队长应该不成问题吧,但老杨却不很讨领导的喜欢。他不怕班长、也不怕队长,干活撇钩了、累急了,他就带头骂班队长屌本事没有,一熊熊一窝。一寸长一寸强。老杨工龄比班队长长、技术比班队长强,即使骂几句,班长不敢龇牙。班长小报告打到队长那里,队长更没辙,就说老杨没素质,也从不跟他一般见识。

    更恼火的是,班队长谁要是违章指挥,他敢直接威胁班队长:谁让这样干,我就举报谁!害得班队长在现场指挥都是战战兢兢的,自然也不想把这顶小官帽子戴在老杨头上,怕他把工人们都带刁了。

    队长给老杨送来的徒弟名叫李翔,是技校刚毕业分来的学生。“可抽烟?”“不抽”;“可喝酒?”“不喝”;“可打牌?”“不打”。在下井的路上,老杨和小李拉起呱来,一问一答之间,老杨发现自己的所有爱好在小李身上几乎都找不到,不免有些失落。

    失落归失落,但小李身上的那股子书生气,还是让他暗暗地从心里喜欢起这个徒弟来。当队里安排正式签订师带徒合同时,老杨毫不犹豫地在合同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在合同规定条款之外,老杨又和徒弟小李口头约定了一条:你什么时候可以出师,我讲了算。

    为什么单独和徒弟约定这一条?老杨是有自己的小九九。还有5年就要退休了,他可不想把自己的一世英明毁在这个关门弟子身上。

    其实,老杨风光的背后,就在于他带出了很多好徒弟。从上班6年后老杨就开始带徒弟,20多年先后带了9个徒弟,平均3年1个。并且这些徒弟一个比一个强,有6人分别在掘进和开拓区当区长、书记,有1人已经在兄弟矿干副矿长,最不照的2个徒弟也是小队长。尤其是干副矿长的那个徒弟,每次回老单位来办事,总要吩咐司机把小车开到老杨的区队楼前,见到区长就点名找他的师傅杨六郎,然后喊老杨一起喝酒吃肉,作陪的都是矿副总以上级别的人物。这份待遇,让老杨的班长队长区长都眼红得不得了。

    面子虽然是给的足足的,但挣面子也是要付出代价的。老杨本来就喜欢这一口,加上酒桌上大家不失时机地奉承给他一顶“好师傅”的高帽子,老杨一喝就喝飘了、喝高了,经常第二天下不了床、上不了班,自然也免不了受批评、写检查。有一次因为连续两天没上班还被罚了300块钱。即使是这样,和班里伙计吹牛皮,特别是吹起他的几个徒弟来,老杨总是口水四溅、眉飞色舞,比他自己当区长、当副矿长都兴奋。

    一个礼拜下来,老杨对这个徒弟小李的表现很满意。别看小李瘦了吧唧的,可干活舍得下身子,还很有悟性,你像开扒矸机、接风水带等小活,只要看老杨干一遍,小李马上就掌握了要点,第二天自己就能单独上手,并且干出来的活让老杨一点都挑不出毛病来。伙计们都开老杨的玩笑:老杨,照这样下去,你这徒弟半年就要超过你了!对于这样的玩笑话,老杨毫不在意,也很受用。

    还有让老杨满意的就是,徒弟对自己很尊重。徒弟整天的师傅长师傅短叫个不停,不管是上班还是下班,自己走到哪里徒弟就跟到哪里,简直就是自己的跟屁虫。徒弟自己不抽烟,但口袋里经常装包大中华,只要老杨一摸口袋,这边徒弟立马把烟递上去,有时候老杨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

    更有一件事让老杨感动,更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徒弟。老杨睡觉不老实说梦话,呼噜打得比雷响,同宿舍的工友不堪折磨,多次向区里反映要求换宿舍,区里反映到矿上,矿上说宿舍紧张,结果宿舍没换成,还因此和老杨搞得不快活,整天叮叮当当的。小李知道后,主动找到那位工友,说我不怕打呼噜,要求换宿舍和师傅一起住。他说,和师傅住在一起,方便自己学技术。

    技术学得会,要和师傅睡。徒弟小李和师傅一起工作、一起吃住,师徒感情是越处越融洽,简直情同父子。有了这种情分,老杨自然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技术教给徒弟。师傅真心教,徒弟用心学,半年时间下来,井巷队的活小李是样样都拿得起放得下,成了班里的骨干。

    不光老杨喜欢这个徒弟,休班的时候老杨把徒弟带回家,老婆对这个聪明伶俐的小伙子也是夸了又夸。更想不到的是,老杨在矿工医院当护士的小闺女,号称医院的一枝花,介绍了无数个小伙子都没成,现在居然和徒弟小李对上了眼。教会一个徒弟,还有可能捡回一个女婿,老杨看在眼里是喜在心里。

    按照规定,每半年队里要对结对子的师徒进行一次考核,如果徒弟通过考核,师傅还能得到一笔奖励。班里的工人、班长,甚至队长都说徒弟小李是这批徒弟中最优秀的,都在考核表上打了高分,独独老杨给徒弟打了不及格,说他还不能出师。大伙很是不理解。

    没有出师的徒弟小李,依然是每天师傅长师傅短跟在老杨后边,依然是老杨一摸口袋就把大中华烟递上去,依然是有事没事休班跑师傅家去蹭饭,然后就是和老杨的护士小闺女约会。

    只是这期间,在小李身上发生了两件事,使他一下子成为了矿上的名人。一是他参加了矿上的青工技术比武,夺得打眼工第一名;二是他因为发明了锚索剪切机,被矿上评为技术创新标兵,并且是矿长亲自给他颁奖。

    这么优秀的青年工人还是学徒工,这不行。队长、工区的书记都赶过来做老杨的工作,希望能让小李早点出师。工区书记还悄悄向老杨透漏了一个消息:矿上准备把老杨这对师徒树立为典型,推荐参加总公司的“百佳优秀师徒”评比,评上了师傅和徒弟都将得到5000元的奖励。

    “你总不让徒弟出师,怎么去参加评比?”队长高大矿也不满老杨的做法。

    “我说不能出师就不能出!”不管队长和书记怎么说,老杨就这一句话,气得队长和书记直喊老杨“犟驴”。

    自己干得这么好,为什么总是出不了师?徒弟小李也很想知道原因,趁一天师傅高兴的时候,便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好好干你的活,能让你出师的时候自然让你出师!”老杨没给徒弟好脸色,吓得小李也不敢再问。

    一晃又过了半年。这一天,老杨和徒弟被分配到躲避硐室补打锚杆,老杨打眼,小李扶钎子,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可最后一个锚杆眼打到一半深度的时候,钻头打坏了,又没有备用钻头,而到班里的工具箱去拿来回要一个多小时。这时已经到下班时间了,锚杆却连一根都还没有装上去。

    “眼不打了,装锚杆,装完上窑。”很快师徒两人就把锚杆装完了,只剩下最后那个打了一半的眼。这时,只见老杨找来根钢锯条,拽过来一根锚杆垫在矸石上,然后用脚踩住锚杆从中间就开始锯。

    “师傅,这是干什么?”

    “截短一些,好装进去。”

    “这不是违章吗?”

    “违章就违章,我不说,你小子不说,天知道还是地知道?”

    “可这样的锚杆也起不到保护顶板的作用啊,今后还留下安全隐患。”

    “傻熊,现在是顾眼前,任务完不成,咱俩今天这个班都得白皮,一毛工资都没有。”

    “不行,我不能让你这么干!”小李猛不丁的把锚杆从师傅的脚下把拽了出来。老杨没防备徒弟来这一手,立马摔了个四脚八叉,半天没回个神来。

    第二天,老杨没能来上班。因为锯锚杆属于严重“三违”,他要在矿上的“三违”学习班学习7天,同时还要交500元学习费。

    徒弟把师傅送进了“三违”学习班,这可是矿上的大新闻。而师傅老杨从“三违”学习班一毕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队长办公室,对队长说:徒弟李翔可以出师了!这又成了一个大新闻。

    又是半年后,小李当上了班长,还和老杨的护士小闺女举行了隆重的结婚典礼。婚礼那天,老杨乐得嘴都合不上。

劳模老张要骂人

    劳模其他各方面都好,就是嘴碎喜欢骂人。新矿开拓106班的伙计们都这样评价劳模老张。

    老张今年53岁,是两年前从老区分流到的新矿的。老张报到的时候是区长领到班前来的,区长只说老张是劳模,来班里照顾照顾大家安全。当时,老张给大家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左手少两根手指头,很刺眼。老张是哪一年当上劳模的,是什么级别的劳模,为什么少两根手指头,老张自己从来不说,班里的伙计们自然更是无从知晓。

    老张在班里不当官不挂衔,但却什么事都要管,比如打眼不合格、放炮不够距离长、喷浆料配的不均匀,等等,只要班里施工质量有问题,他都要插上一杠子,非让你下不了台。大伙当面喊他劳模,背后都叫他“一把手”,说他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

    老张“管得宽”大伙都能理解,人家毕竟是劳模,思想觉悟当然比我们要高一些。关键是老张还要骂人,并且什么难听骂什么,烦人,班里的小吴就亲自领教过。

    小吴是打眼工,一次,迎头刚放完炮,为抢时间,小吴在没有挂网保护顶板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抱锤上去打上部眼。“你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要是矸石掉下来砸在你小子头上,准保你小命难保。”老张抢前一步关掉了压风,指着小吴的鼻子就骂了起来。并且这还没完,在第二天的班前会上,当着全班伙计的面,老张又把这事抖搂出来,还说如果照这样干,小命玩完了,你那年青漂亮的老婆都是人家的。小吴羞得无地自容,要不是看班里人多,还有队长、区长在,小吴当场就要和老张掐起来。

    不光是小吴,还有小张、小李,两年多来班里几乎所有人都被老张骂过,甚至连队长也被老张骂过。

    队长挨骂是有原因的。队长也是个毛头小伙子,经验不多,还一头硬,只知道压任务要进尺,安排的工作量经常是冒大一尺。队长还规定:任务完不成不准交接班、不准上窑。这样一来,经常出现上一班和下一班接班的职工搅和在一起,迎头乱轰轰的,饱的看,饿的干,全队职工都撇钩,形成恶性循环,出勤的工人也一天比一天少。大家知道队长手段硬、罚得重,虽然心里不高兴,但却都敢怒不敢言,怕队长给小鞋穿。

    一天,二天,三天,终于在这天早班的班前会上,老张骂开了:“当个队长屁本事没有,就知道让工人撇钩,天天搞疲劳作战,大家休息不好,安全没有一点保障,出了事故,你吃不了兜着走,最先被撤职的就是你这个小小队长!”据说队长当场气得火冒三丈,又不敢发作,因为他也知道老张手里有“尚方宝剑”,区长都要怕老张三分。班里的伙计们都暗暗高兴,都说骂得痛快、解恨。你还别说,真灵,老张骂过队长后,伙计们再也没有撇钩延点,上窑来都能洗上热水澡、吃上热饭菜。

    老张骂人难听,可细心的伙计们也发现,老张并不是无缘无故的骂人,他骂的大多数都是那些要违规违章的人。“我们又没有借他家的米还给他谷糠,为什么老张一见我们违章就像见了仇人一样,不光恨得咬牙切齿的,还骂得死难听?”大家搞不明白。

    煤矿那么大,不会因为大家某一个问题搞不明白就停下来,打眼、放炮、出矸、钉道,班里的工作仍然是一个循环撵一个循环,老张也还是继续咋咋呼呼地骂他的人,好象一切都没有多大的变化。

    唯一不同的是,两年来,106班没有发生过一起碰手碰脚的事故,月月都是矿上的“五好班组”,年底的时候班长还被总公司评为 “优秀班长”,奖励了6000元。班长一高兴,自己掏钱请班里伙计们吃饭,当然也包括老张。

    划拳、敲老虎杠子,推杯换盏间,两箱老高炉被大伙喝了个底朝天。班长还不尽兴,又喊来服务员打开一瓶,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晃晃悠悠地来到老张跟前:“劳模,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你还天天当臭头骂人,班里伙计得罪了一大半,到底图个啥?”

    “图个啥?”老张侧过头贴在班长的耳朵边:“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这两根手指头就是因为违章被搞掉的,伤不起啊!”。

等爱的玫瑰

    虽然是炎热的夏天,由于赶上连阴雨天气,还是给人非常舒适的感觉。但阿珍却是烦躁不安,打电话的声音大的吓人,还大声呵斥女儿。9岁的女儿一时搞不清一贯温柔的妈妈为何不温柔,以为是昨天偷偷拿桌子上的一块钱买雪糕吃被妈妈发现了,心里害怕,躲在墙角怯生生地望着阿珍。看到自己把孩子吓成这样,阿珍心疼地把女儿拥入怀里。

    “大矿,你接接电话啊,我求求你了!”这已经是阿珍从早上以来向老公拨出的第12次电话呼叫,而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依然是: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每打一次电话,阿珍便多一次失落,后来甚至接近崩溃。关键时刻,阿珍后悔自己平时光知道关心大矿,而忽视了关注大矿的朋友,以至于现在连个打听的人都找不到。

    今天是七夕,这个日子对于阿珍一家人来说,具有很特殊的意义,既是阿珍的生日,也是她和老公大矿结婚13周年的纪念日。而每年的这一天,大矿都会休班来陪她,并经常是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傻傻地捧着一大束玫瑰,傻傻地表白:老婆,我爱你!这一“傻”就是十几年,且一点没有创新和创意。尽管如此,阿珍还是感觉自己一年更比一年幸福,觉得老公才是自己的永远的依靠、永远的幸福。

    电话那头还是“无人接听”,一次次的心情失落和精神折磨,阿珍六神无主了。“是不是出意外了。”这个念头闪过时,阿珍明显地感到自己后背发冷,一种害怕袭上心头。

    “我要到矿上去,我要到矿上去!”阿珍的失控把女儿也吓哭了,不知道发生了多大的事。到下午3点多钟还没有老公的信息,阿珍坐不住了,安顿好女儿之后,阿珍坐上了到矿上长途客车。随着山路的颠簸,有点晕车的阿珍闭上了眼睛,和大矿在一起的日子也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一一浮现……

    阿珍和大矿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大矿是矿工子弟,技校毕业就到矿上当了一名电工,大矿人潇洒,工种好,阿珍人漂亮,心眼好。男人爱漂亮,女人爱潇洒。一见钟情,不到半年时间他俩就开始谈婚论嫁了。尤其是大矿来求婚那天,也是阴历的7月7日,大矿捧了99朵玫瑰花,并说这一生一定要送给她999朵玫瑰,把个阿珍感动得稀里哗啦的。

    对于这种美好的相识相知相爱,大矿在结婚后回答阿珍“为什么看上我”时,说这是“王八看绿豆,就是对眼了”,着实让阿珍哭笑不得。

    婚后的日子是幸福的,阿珍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条,还孝敬父母,大矿的母亲逢人就说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娶了个好媳妇。大矿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月月上满班,还努力学技术,很快成为队里的技术能手。难得的是大矿工资卡全交给老婆掌管,就是有时候加班攒点私房钱也不忘用它去孝敬岳父岳母,让岳父岳母觉得送出去个闺女捡回一对儿女,好像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还有让阿珍觉得幸福就是送玫瑰花了,虽然阿珍知道老公工资不高,也知道当初大矿求婚的时候光买花就花去了半个月工资,但阿珍就是喜欢看大矿送花的那个傻样。阿珍高兴在心里面,除了第一次外,她从不轻易表露,每次都是略带羞涩把花接过来,然后轻描淡写地说:这么贵,还不如买几斤肉吃来得实惠。

    一场突入其来的金融危机改变了阿珍和大矿的生活。大矿所在的矿由于安全隐患太多,被进行停产整顿,又由于没有后期投入,企业便大量减员,大矿成为第一批500名下岗工人之一。下了岗的大矿很气馁,在消沉一段时间后,便去摆地摊,每天挣个3~5块钱,连基本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他很愧疚,觉得对不起阿珍,发誓一定要让阿珍过上好日子。再后来,大矿和阿珍开了一家小吃店,阿珍烧家常菜,大矿跑堂收钱,虽然很忙很累挣钱不多,但阿珍却认为自己过得很有滋味。

    这种平静而又充实的生活过了一年多,煤矿的大发展又让他们的生活再次发生了大改变。听说煤电一体化新井要招工,待遇还好,大矿把自己的所有证件都带上到矿上报名考试,凭着过硬的技术,顺利成为该矿采煤队的一名维修电工。

    在这以后,阿珍几乎每天都要接到大矿的汇报电话:老婆,我发了1000块奖金;老婆,我被评为优秀员工;老婆,我当班长了;老婆,我这个月我开了8000多块钱……一次一次的汇报,让阿珍一次比一次激动和兴奋,觉得自己的生活是那么灿烂,庆幸老公的选择对了。

    经过4个多小时的颠簸,阿珍终于到了大矿工作的矿井,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进了矿大门,一打听就找到了大矿所在单位的队部。“我老公哪去了!哪去了!”阿珍近乎于吼的声音把队长吓得不知所措。等弄清原委后,队长连忙安慰阿珍:“没事,大嫂,大矿昨天上夜班,下班后请假说要休班的,看到早班人手少,矿上要求在今天中班前必须把新采区移动变电站安装成功,他二话没说早班又带领电工班的伙计投入安装工作,到现在还没上来呢。”

    得知大矿没事,阿珍悬着的心总算定了下来。第一次到矿上,趁等大矿上井的时间,阿珍仔细打量起老公每次讲起来都眉飞色舞的矿井来。办公楼上“一切为了发展,一切为了职工”的大牌子在灯光照射下格外醒目,护矿河、垂杨柳、林荫小道,还有斑竹林等,置身于其中,犹如在花园漫步。和大矿原来在老家上班的矿相比,这里简直是天上人间,阿珍在羡慕老公工作的好环境时,自己也陶醉了。

    “嘟嘟”,电话铃响了。“老婆,我上井了,没有给你打电话,对不起?”“我到矿上了,在矿上的工广散步呢。”“啊!真的吗?你等我!”五分钟后,阿珍看见脸上像抹了锅底灰的大矿正举着一支荷花朝她跑来。“老婆,没有玫瑰花,这是我们护矿河里开出的荷花,我爱你,生日快乐。”“你的平安就是我最大的幸福!”阿珍早已成为了泪人,她不顾大矿那满身的煤灰,扑进大矿怀里紧紧地搂住大矿,紧紧地,紧紧地。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nmine@163.com
版权所有:威尼斯官方网站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威尼斯官方网站党委宣传部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威尼斯官方网站信息分公司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06003131
皖网宣备110014号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46500
威尼斯官网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nmin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