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官方网站 集团概况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集团影像 集团微博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文化长廊 >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
 
【散文两章】初夏听雨 作者:顾正龙
 时间:2020年06月03日18:7:13 来源:淮河能源网 编辑:胡娜
 
初夏听雨

    芒种后的雨,来时根本不跟你打招呼。乌云刚盖头顶,忽而夹杂着几个闪电,滂沱般的雨点就落了下来。 

    雨落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建筑物上,织起了一道道如珠般的水帘和茫茫雨雾。滴滴哒哒,滴滴哒哒,雨珠在楼顶的檐子上敲打着、跳跃着、歌唱着,一曲又一曲,高潮又低潮。

    雨是最宠爱乡下的。千万条雨丝,像一串串水晶穿成的银链,无边无际地蔓延下来。雨落在村庄的屋顶上,那袅袅的炊烟被改变了方向。顺着青砖绿瓦,汇成一股股小流。地里的麦子刚刚收完,雨把大地酣畅淋漓地浇了个透。乡亲们看在眼里,露出了憨厚的笑:马上就要犁地耙田了,这场雨一下,大地舒活了筋骨,仿佛一下子就能望见秧苗拔节的喜悦。

    雨落进池塘,溅起一圈圈的涟漪。池塘里的鱼儿开始一堆堆地聚集起来。它们的小嘴巴一张一合地向上迎出来,似乎也要尝尝这雨的味道,还有的甚至来个鲤鱼打挺的姿势蹦出水面,在空中短暂地停留后,又迅速地落入水中。一片碧绿如翡翠的荷,叶叶相牵,托出朵朵清新淡雅的白莲,迎风起舞,婷婷玉立,风姿卓然。此时过雨的荷塘,犹如一幅写意的水粉画,滚动的水珠在圆盘上嬉戏欢聚。叮咚之声不绝于耳,那茎上的花朵,婀娜地伸展开一夜的心情,左顾右盼中尽现娇媚。酷热的空气抽离了丝丝青涩,和着阳光显露衰伤。西渐的光线,颇有耐心地描绘出荷花细腻的影像。

    初夏的雨是一支天籁之声,是一首天地间浑厚雄壮的交响乐,尽情弹奏着生命的热烈与奔放,洗涤着世间的喧嚣与尘埃,让岁月之花愈加绚烂芬芳。华灯初上,被雨水滋润过更显得翠绿的的树木,急匆匆的行人,飞驰而过的汽车弹起的水花,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其实,真正的生活,是不畏惧时光,不担心得失,心中始终有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样。就那么静静地呆在一隅,或享受阳光的照耀,或仰望星光的璀璨,或默默接受初夏之雨的慰藉。


割麦子

    刚进入农历的五月,老家不少的乡亲已经将镰刀磨得溜光。那把子被磨得越发光滑的镰刀,曾经一次次虔诚地贴着地皮奔跑,与肥沃的土地亲密接触。黝黑的刃背上,仍沾染了星星点点的泥土。

    早晨四、五点钟,还是黑茫茫一片,村子里就开始热闹起来。“吱呀”一声,门开了。三三两两地打着招呼,拉着板车下了地去。割麦子都是趁早,早晨也凉快些,身上渐渐冒出汗来;索性脱了,甩开膀子大干起来。红彤彤的太阳一点点地跳出了地平线,气温也缓缓地升上来。

    割麦子的姿势,需要站立弯腰,双腿自然分开,呈八字形,身体要前倾,拱着头,左手揽着麦秸,右手挥动镰刀。割一大把,稍微直起腰来,丢在一旁,再接着割。机械重复的劳作,老半天抬头瞅瞅还是不见地头,大人是能沉得住气的,毕竟每一块地都打交道许多年了,彼此都很了解。就是那些新加入割麦子的新手,越看越有些失望。一会儿便大汗淋漓腰酸腿疼,汗水衣背。热得要脱下来,大人往往要阻止的,因为麦芒更扎人。即便衣服贴在身上,总能抵挡刺挠的撩拨。衣服上出现了一道道盐碱和污痕,不管它,继续弯腰推进。割麦子也有快乐的时候,有时在麦田里会突然窜出一只野兔来,这边有人撵,那边有人堵,麦田里刹那间一片欢腾。

    一鼓作气之下,麦子全部躺到了地里。我和父亲分别用铁叉挑着一捆捆麦子往车上放。作了几十年农活的父亲显然更有经验:放置得要均匀,不然在往回运的过程中就会发生坍塌。既耽误了时间,又要进行重复劳动。

    打场要先晒场,就是把垛起的麦秧子摊出来,在太阳底下暴晒,晒一会儿再翻一次。中午时分,开始碾场了。男劳力出场了,他们赶着黄牛拉起的石磙上阵。左手牵着牲口的缰绳,右手举一把长鞭,不时在空中甩几下,发出“叭叭”的响声,老黄牛迈开稳重的步伐,牵动沉重的石磙开始在麦秸上碾压。一圈又一圈,等到麦秸渐渐轧碎,麦粒完全从麦秆上脱落出来,就碾好了,然后起场。用铁叉把麦秸挑去,再用耙子搂去那些长秆秆,把剩下的麦糠麦子,顺风推成左右两堆,就可以扬场了。扬场可是个技术活,一般由干了几十年农活的老把式执锨。父亲就很在行,只见他满满地铲上一锨,逆风斜向上抛去,风把麦糠吹得远远的,麦粒却在上风头“沙沙”地落下来,打在地上发出脆脆的声响——那是让农民心醉的音乐。

    夏季的天气说变就变,有时正割得起劲,突然,北边冒起一块黑云,慢慢地飘浮在头顶的天空中,继而一阵狂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睛,接下来,电闪雷鸣,倾盆大雨骤然而至。带了塑料薄膜的,赶紧将麦捆集中到一起盖上;没有带着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雨将发黄的麦子浇得精湿,心里有苦说不出。

    割麦子时节,每家人都留一个在家里负责去集市上买菜,在家里煮好饭和菜,中午时分用扁担或大篮子挑到田间去。劳作的一个上午的乡亲,在田埂间大快朵颐,间或倒在田埂上,喘口气,听听清渠流过的声音,触摸新割下的麦穗,闻闻田埂上各种青草的味道,庄户人对于田地和庄稼的珍惜之情挂在眉梢。喊几声号子,吹几声唿哨,那是最符合庄稼人的品性了。质朴而执着,勤劳但坚定,挥汗如雨,舍得;腰酸背疼,值得。

    打下来的麦子暂时放到了场上,要赶着好日头再晒上两天,晚上就要看场。空旷的场一个连着一个,灯光稀疏,寂静而安详。我和父亲在铺着麦草的架子车厢里躺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望着满天星斗,不停挥手驱赶着那些嗡嗡叫的蚊子,我心里充满了苦涩。父亲转过来脸说:睡吧,明天还要接着割麦哩。
地址:中国·安徽·淮南 邮箱:hhnykg@163.com
版权所有:淮河能源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技术支持: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河能源信息管理服务中心
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备案/许可证号:皖ICP备19004172号-2
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6678590
淮河能源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7625020 举报邮箱:hhnykg@163.com